记住密码忘记密码

广东崇正2018春季拍卖会

新闻 > 市场收藏 > 正文

打眼成为常态 古玩收藏眼见未必就为实

张雄艺术网 http://www.zxart.cn发布时间:2015-04-02

摘要: 古玩打眼成为常态,一方面因为全面收藏中造假者过于肆无忌惮且一夜暴富者极多,坑坏了一批批藏家,再者也有文物鉴定标准不一,权威公信力过低的缘故,古玩究竟是真是假,谁说了算“是真是假”,都是一头雾水,让人莫...


      原标题:收藏防打眼 吃亏须记要添智 从艺莫忽悠 眼见未必就为实

      收藏千年往事,古今一曲高歌。乌飞兔走疾如梭,回眸风惊雨过。艺坛唇枪舌剑,商场铁马金戈。聪明反被忽悠误,这是贪心必然地结果。

      定场小诗一首,咱们现在开说。自打有狗那年,估计就有忽悠这词儿了。“忽忽悠悠腿就瘸了,”古往今来,凡奸商利贾,无不以三寸不烂之舌,以将白茫茫、亮闪 闪的银子忽悠进自己的腰包为己任。今天,还真就碰上一个相声里才能有的段子。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法律遇上了行规,这事是非曲直,还有看官自行分辨。

      话说今年三月,那中原繁华之地,秦淮盛景之金陵城中出了一桩公案,一日,有古玩爱好者王先生,有钱难买心头好,出入于古玩城中。于惊鸿一瞥时见一古物,器 形朴拙,釉色深重,似盘非盘,似碗非碗,大有富贵之相,倘能怀璧而归,自是“钱”途无量。忖度再三,王氏托友人为介,终以6万元人民币将其收入囊中。

      可哪里想到,此物竟成了渠一块心病。入手宝贝,王先生大喜之余邀集亲朋同赏,有眼尖者以宝物底部示之曰:此处模糊有款识,当鉴定认清,他日增值数倍不在话 下。哪里料到鉴定之下,五蝇头小字现于机器之中,乃是:“微波炉适用”也。王氏闻讯大惊失色,继而大訾,怒将中介之友、售卖之商贩告上法庭,传为天下笑。

      其实吧,收藏、买古玩打眼,直是人情之常事,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尽管这口气憋得的确上火,可谁让您买的时候不加思考来着?有言在先, 王先生这官司,法院可没有受理,理由是卖家与中间人诈骗证据不足。那朋友委屈叫冤:要买的是你,事前我毫不知情,如何能算得上诈骗?卖家说得更好:我什么 时候说过这是哪个朝代的?是你自己非要买的好不好!

      说到这里咱们要普及一下古玩行的一点小知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古玩行有自己的潜规则,不信?您哪天得闲到咱们沈阳各大古玩店转转,刨去江湖黑话似的切 口,卖家绝对不会告诉你东西是什么年代、是谁的,常用的贯口一般是这几句:“看着釉色和包浆,这盘子应该是有点年头的东西”、“风格有点汉唐的味道”或者 “技法特别像齐白石早期的作品”,玩的就是眼力。绝不会有人拍着胸脯跟买主打包票,说“这是古董”或者“这是某某朝代”的东西,谁敢这么说,包管他裤衩都 得赔干净。

      古玩打眼成为常态,一方面因为全面收藏中造假者过于肆无忌惮且一夜暴富者极多,坑坏了一批批藏家,再者也有文物鉴定标准不一,权威公信力过低的缘故,古玩究竟是真是假,谁说了算“是真是假”,都是一头雾水,让人莫衷一是。

      不过要劝王先生一句的是,凡是应当往好处想,万一这件宝贝是真的呢?譬如某网友提供了专业的分析:乾隆五年,这位工匠呕心沥血打造出此款瓷盘后,决定起一 个霸气的名字。当是时也,景色清爽宜人,微风徐徐,水波不兴,故命名为“微波”,后又因瑕疵须进入炉中烧制,因而特此注明:“炉适用”,货真价实的宝贝 哩!

      顺便提一句,鄙人家里还有唐代斗彩青花瓷彩电一件,有意者请联系,可以凑成一套,“价值连城”。

      书归正文。前有中国藏家买微波炉适用,紧跟着就有外国小哥将某廉价商场的复印海报混进荷兰阿纳姆艺术馆,还成功忽悠了几位艺术家、观众对其进行估价,结果这件区区几十元的印刷品,最终被人认为具有高达上千万人民币价值的名家名作。

      这位荷兰大忽悠名叫鲍里斯,他和他的小伙伴们对于艺术品的价值似乎心存不满,于是他们鸦默雀静地把这张装饰画装在画架上,混进了博物馆里。鲍里斯还给用商 场的名字捏造出了一位“知名”的瑞典画家,并且在画架上安装了一个摄像头,专门偷窥人们品鉴这幅艺术品的表情,于是,被忽悠的人们跟扒苞米一样,一茬一茬 地中了招。

      先是有观众表示画家的名字听起来耳熟,肯定是为知名艺术家。也有人表示“画家灵气尤其美丽”、“将自身感情灌注在画面之中”,(完美的)“令人难以置信”,更有两位艺术家从专业角度分析了作品究竟好在哪里,总之是一片溢美之词。

      当有观众为表示这幅作品价值至少在250万欧元之后,恶搞者们揭晓了谜底,大部分观众选择一笑而过,不过那位艺术家看起来很受伤—一语不发地转身而去。

      这事还真就不能赖观众。咱中国有句老话说得好:人靠衣裳马靠鞍,所谓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天生我才必定有用,只不过是没有摆对位置罢了。不过,说一千 道一万,艺术品交易总归离不开包装二字,同样的炸鸡排,摆上几样西蓝花,在五星酒店里就是精美佳肴,放在快餐店中就是垃圾食品,以貌取人是人类天生的臭毛 病,而真理总是如暮鼓晨钟般令人警醒,如果学不到圣人那份上,改不了也不必自责,学到老,活到老,吃一堑长一智,下回记住就得了。

      忽悠来忽悠去是咱艺术圈的常态,就像再好吃的蛋糕,天天往肚子里塞十个,吃多了也吐。不如再来置身事外,观看一场由书法引起的大战,看起来就精彩多啦。

      像童话故事一样,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从前有个人,说了一句话……刚刚过去的三月份,曾经是知名歌手郁钧剑的一番言论在书法圈引起了轩然大波:“把书法作 为艺术形式,是对汉字的一种亵渎。”、“汉字是书写的工具,不是纯艺术,古往今来,美术家是永远存在的,但中国书法家协会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才成立的,因为 写字写得好,是每个中国人必须具备的一种工具,一种本能。”

      这番言乱不可谓不惊悚,而书法圈这池本来就波涛汹涌的水面又掀起了排排大浪:先是七位评论家分别属文驳斥其观点,后有业内权威媒体连续数期直指其谬处,目 前还看不到收手的形势。专家们引经据典,从字音字形语法结构到行文立论地驳斥郁之发言,声势之大,上下之团结可谓罕见。

      双方是非对错,看官自有分辨,无需赘言。硬要分出个胜利者,那可能是某网站头条流量,一个标题党引起了双方笔墨大战,墨汁四溅唾沫横飞,带来的可都是哗哗 的点击呀。仔细看了看这位歌手的发言和上下文语境,明显可以看出他是在讽刺打把势卖艺、把书法当成杂技的江湖艺术家,讽刺的是通过权势、金钱交易进入书法 家协会,谋取私利的腐败现象,算不上如何不妥,且与诸位艺坛大咖们平日里痛心疾首、欲言又止的坏现象目标一致。

      虽然他的发言被断章取义,紧接着成为了众矢之的的活靶子,而更尴尬的,是火力全开、从艺术水准到歌唱水平抨击了一遍的评论家们,他们估计很快会发现,自己 的努力是大炮打了蚊子,而且蚊子还是站在自己这边的,而这位歌手、书法家的自我辩白,早已湮没在口水中,饶是一米九的大个也冒不出泡了。

      这正是:漫揾糟心泪,捡漏竟无涯。舵楼欹仄处,茫然何处家。谁的忽悠都别信,方是无上法!


(责编:陈珍珍)


请扫描新闻二维码

分享: 更多
用户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赶紧抢第一条评论呀。
合作机构: